写在第一万多天

偶然间算了一下,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混了10092个日夜了。

前些天看到朋友聊到,他会想象在来到人世间一万天的时候要如何如何又如何,而如今已经忘了那天,那只是上海封城的极其普通的一天,对他也是极其普通的一日。他会在OneNote写日记,然而鬼使神差地那天他的日记竟是空白未保存。可能只是他喝酒喝多了,脑袋断片网络断线了吧。

而我今天突然想起算一下我来到这世间的天数,答案是已经过了第10000天。幸好没过太久,第10000天的当天于我而言,只是普通的一个工作日,坐在川崎事务所的工位上,缓慢地审阅着组员提交的任务,以及偶尔摸出手机聊聊QQ微信,然后下班回家煮菜。

人类采用十进制计数,将一个数字累积到五位数,这个数字已经不算小了。一昼夜计为一天是人类定义的,十进制计数也是人类定义的,就在这样的定义下,我的天,也积累了一万多个。

在这一万多天里,虽然没有取得什么功成名就,但多少也做出了些成绩。虽然没有那么轰轰烈烈的爱情,但多少也体验过爱恨情仇。

作为计生政策的一代,从小接触的小伙伴们也几乎都是独生子女。父母也只是普通工薪族,独立生活比较早。可能习惯了这种独立生活,我从小都不太喜欢亲密关系,总觉得人应该具有独立空间。迁就别人让我觉得有点累,虽然我能接纳各种各样的人,但很多想法并不表述,只是暗中在心里进行评判。在我读大学的时候,母亲跟我讲,说父亲在家里和他的朋友们喝酒的时候说,我很久没有喊过一声”爸爸“。我确实不会这样讲,待人似乎从来都是冷冷的,对他人的称呼都难于企齿,即使是自己的亲人。因为我确实不知道如何对待亲密关系,毕竟人很难想象自己没有见过的东西,虽然我知道我的父母也倾尽了精力抚养我,不可谓没有感情。但可能和很多传统家长一样,没有向家人孩子表达过感情,我也不知道怎样表达感情。但我也浅尝过爱的滋味,除了和顾阳,似乎都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于是就什么也未曾拥有过。

我在小学的时候,绝对不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同学们的反馈是只有品也会学但成绩不好。可作为小学生,哪知道什么叫浮躁,怎么就是认真,凭啥这周的作业说我是应付,我自己觉得写得一样的作业为什么上周就是优秀。很困扰。而老师方面,不看品,只看学,于是我在老师眼中评价就比较差。不过到了中学渐渐有了点压力,学习方法和习惯在压力下渐渐成形。虽然我没有在中学交往过什么女朋友,但是好像都是因为一些女生围着我问问题,为了给她们正确的解答我才更努力地学习的。初中一二年级那时在QQ上,每天晚上就有几名同学问我更新数学作业答案,这就要求我提前做数学作业,还得做对,因为我的作业不只负责是我一人,如果一错的话就会错一片。再后来到了高中,高中这学校的学习氛围相当差,不过由于我在百度贴吧数学吧多少混了点儿名气,在贴吧的答疑群里认识了全国好多地方的朋友,和顾阳也是在那里认识的(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到高中就自己好好学,越学越会学。高三实在不能在这破学校呆了,转到隔壁市的高中读的高三。

阴差阳错吧,也许如果高一让我来这样的学校,可能我就会厌恶学习了,因为这学校高一到高三是一样的:5:20就早自习,然后6:00跑早操,跑完回来继续早自习,然后吃早饭。上午四节课加一节自习,下午三节课加一节自习,晚上四节自习,上午下午各有跑操。直到21:40下晚自习然后22:00宿舍就熄灯睡觉。可能是高一高二在之前那所高中无法满足我的学习欲,而在贴吧答疑群里又见识到全国各路高手,虽然时间紧张,但没有觉得特别累,因为每天都能学到真东西,确实挺满足的,这样的节奏我也能适应下来。

关于那个贴吧答疑群,我大概会另写一篇文章。我从初中在QQ上给同学发答案,就训练了一些数学公式的用法,直到上了高中因为学风不太好导致我想讨论问题就基本都会上贴吧或者在贴吧答疑群,还认识了好多学友高手们。可惜随着从QQ时代转移到微信时代,很多朋友后来也都没有音讯了。

高考也没考上211高校,最后就考了个山东普通的本科,但是高三的习惯我坚持了下来,在本科一批的大学里稍微用功一些就能取得不错的成绩,我在化学系也响当当的有名,一到期末就好些同学约我复习答疑,不论是数学还是化学专业课。"一个坏蛋伪装了一辈子好人,那他就是个好人",如果我每学期都伪装成所有的疑难问题都能答出来,那我就是真能答出来。来到大三,考虑将来出路的时候,打听了一下,最终决定考研计算机,进军IT界。大三的高分子化学高分子物理都没怎么学,低分飘过(但我还是伪装的能给大家答疑,得益于基础化学很扎实以及学习习惯学习方法好),直接将重心放在编程上,然后跨省市跨大类跨专业(山东->上海,理科 -> 工科,化学->计算机)考上了华东师大的计算机硕士。

我太喜欢在QQ上答疑了,在考研群里我也给别人解答数学题,还没入学就已经在考研群混了点名声,最后初试成绩险些掉队,但复试的机试打出高分,面试又能说会道,复试成绩第一总成绩第二录取了。当时华师大计算机专业是华师大自主命题,被录取以后我就尝试把答案做到网站上(以前都是年年更新PDF,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版本,有错也无法同步更新),那也是最初申请这个域名的目的。后来因为进了计算机专业,操作服务器什么的这种基础技术就都开始了解并掌握了,服务器负载只放考研题目和答案还剩超多,干脆开个内容管理系统得了,还能避免审查删帖和禁言。于是就有了本站。

硕士也读完了,硕士最后一学期正是2020新冠元年,就业形式实在差劲,我又不喜欢互联网赚快钱996氛围,本科不是计算机有些基础课我也不太会,双向选择之下,于是最终我来到了东京做IT。

如果有人说”你的日语是数学老师教的“,那准是说你日语不好,但我日语还真是数学老师教的。虽然我没见过这位老师的真面目,但我确实是受他的启发而学:本科在图书馆读到《陈景润传》之后 ,陈景润为了读到最新的论文而不用等翻译,就自学了法语俄语日语等。恰好我看到几本有机化学的日语书,受陈景润老师的启发,加上我的好奇,我就开始了日语学习之路。本科学的日语就纯学,虽然辅修第二专业英语也会学两个学期的日语,但一般是很多同学五十音都学不会,主要是那学期大多数学生都在备考硕士。艺多不压身,本科学了日语当时没用到,但硕士的时候帮老师做过几回对日项目,找工作也直接来了日本东京。

在东京的工作听部长摆布,顶住了压力就顺利升了一级,我在入社第一年年末就提升为了Lv.2,工资调一级。但这压力确实不好顶,因为项目组织比较糟糕,经常出现无谓的加班,我作为代理小组长已经赶了好多次最末班列车。好多人忍不住就直接离职。顶住压力到现如今,在人生迈过一万天的日子,我终于能够普通地坐在川崎事务所的工位上,缓慢地审阅着组员提交的任务,以及偶尔摸出手机聊聊QQ微信,然后下班回家煮菜。


Written by malic in All on 木 21 9月 2023. Tags: 杂谈